陳啟揚——從觀賞蘊釀創作靈感

分類
香港作曲家
原文出版日期
May 1, 2017
原文出版處
Cashflow 83
image

2012年,陳啟揚獲CASH音樂獎學金到海外進修,入讀美國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,四年後取得博士學位。

對陳啟揚而言,費城是一個很小巧的城市。「費城的地方很集中,所有的地點都可以走路抵達,而且音樂會的舉辦場地大多在步程之中,所以費城有着特別的氛圍,讓我去主動發現當中的音樂。」賓夕法尼亞大學坐落於城市之中,音樂氣氛很濃厚。「學校投放很多資源在音樂方面,特別是作曲,會邀請專業樂手為學生的創作演奏,也會有駐校的演奏家。」

美國每一個城市,都有它自己的樂團;而不同樂團也會尋找新作品演出,而且鼓勵年青作曲家投稿,所以相比起香港,演出新作品的機會相對較多。不過,對陳啟揚最深刻的,是學校與寇蒂斯音樂學院的合作。「我覺得和他們的學生合作特別多驚喜。可能我寫一種聲音,他們在綵排時已有三至五個版本給我選擇,這是我沒有想過的,所以在過程中學到很多。」

圍繞着費城的,還有多個音樂繁盛的都市,例如紐約、華盛頓和波士頓,距離不遠。所以,對於陳啟揚而言,在費城的得着,就是汲收了很多不同的音樂與參加不同的音樂節。「去到美國的時候,我最想的就是全情投入地學習。作為創作人,能擁有學習的自由,是很大的幫助。我這次去美國讀書,也有實習的機會,而因為有獎學金,讓我不用為着生活而愁煩,因此可以無拘無束地投入音樂,得着很多。」故此,他在美國就可以專心投入創作和欣賞周圍的音樂。「最難忘的一次,就是去了古巴交流。當時美國作曲家論壇在全美國挑選了十位作曲家參與,年輕的只有兩位。在古巴革命之後,那是第一次有美國現代音樂人可以去表演。我沒想過原來在古巴有如此蓬勃的新音樂環境,而且每年都有音樂節在舉辦。」

經歷過自由的創作環境及擴闊眼界的體驗,陳啟揚對創作的態度亦有所改變。「我覺得我最大的體會,就是在創作而言,不論你寫得如何,總會有喜歡與討厭你的創作的人。我從前沒有這種想法,但現在不單對自己的創作有信心,同時又會虛心地聆聽別人的聲音。這種體驗,是很釋放的。最重要是寫自己的音樂。」成功與否,變得次要。

陳啟揚七歲時學習鋼琴,十多歲開始學習二胡,初時對中樂團的音樂甚感興趣,本科雖然不是讀音樂,但後來決定走音樂的路。「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作曲博士課程,除了一般的音樂科目如音樂學、分析、歷史和哲學等,最重要的就是每星期與作曲導師見面。每星期得在創作上有進展,其實很辛苦。但回望這個經歷,卻是相當有得着。而且,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音樂同學,可以選修寇蒂斯音樂學院諸如指揮等實用的課程。」談及對學生負笈海外的建議,「到外國讀音樂可以認識到一個完全不同的音樂文化,有不同的觀眾和演奏者,無論歐洲或美國都有很不同的態度,應要了解每個地方的主流訓練是怎樣,或對音樂風格會否有任何期望。最理想是可以到該所學校參觀,或直接發電郵到該校正在就讀的學生詢問,從而真正了解學校的文化,這是網頁上不會找到的。」

陳啟揚在美國回來後,加入了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擔任講師。「這份工作很適合我。我以前照顧的,是自己在音樂上的需要;現在要教學生,還要照顧他們的需要,反而令我聽更多平時比較少接觸的作品,去想像什麼音樂能吸引他們。」他說,這好像再一次走上學習的路。「我經常和學生說,要聽不同風格的音樂,不論喜歡與否。或許有朝一日,不喜歡的也會變成喜歡的。」

icon

胡銘堯 是一位活躍的音樂作家、樂評人及電台古典音樂節目監製,文章見於香港各大報章及雜誌。他曾經舉辦過多個音樂講座系列,策劃推廣古典音樂的活動及演出。他曾經訪問過百多位中外古典音樂的作曲家與演奏家,訪問文章多見於香港報刊,而電台訪問亦多在香港電台及網絡媒體發佈。 個人簡介履歷主頁

© Copyright 2011–21 by Dennis Wu. All rights reserved. You may request reproduction of articles by contacting the writ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