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秀雯——由實踐學習配樂精髓

分類
香港作曲家
原文出版日期
May 1, 2017
原文出版處
Cashflow 83
image

葉秀雯於2013年獲CASH音樂獎學金,前往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位於西班牙華倫西亞的分校進修。「伯克利音樂學院悠久的歷史吸引了我。在香港沒有一間大學是可以很有系統地教授流行與爵士音樂知識的。」

伯克利的華倫西亞校園在2005年才啟用,其中,葉秀雯就讀的配樂課程以電影、電視、影像與電子遊戲配樂為主。雖然校園坐落於西班牙,但授課還是以英語為主。「我的同學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方,以美國與西歐的學生居多,但也有不少來自南美洲。全校只有百多個學生,即使我們未必一定全都認識,但是感覺卻像一個大家庭。」一抵埗的迎新營,就令她覺得耳目一新。「香港的大學迎新營以遊戲居多,未必與本科很有關係;我們的迎新營,有美國的著名音樂人分享經驗,也有對西班牙文化的啟導課,畢竟我們即將要在這國家生活上一年的時間。」

在這初抵埗時間,最令葉秀雯印象深刻的,是迎新營其中一晚的官方活動,學校編排了大伙兒在晚上到附近一間的士高吃喝玩樂。「當中的節目,主要是飲飲食食,而表演音樂的,卻是我們的同學,不論是玩爵士樂還是打碟,都相當專業。官方活動去的士高,令我大開眼界。」學院提供這官方活動,正是讓學生感受音樂人可能的出路。

葉秀雯六歲開始學鋼琴,到中五時選擇了走作曲的路。「作曲的感覺就像是幕後控制着所有事的人,有着無比的滿足感。所以之後我選擇入讀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。」踏足西班牙,對外地的學習文化有着另一番體會。「平時我們上課,老師問問題,大抵都是沒有人回答。但在外國,大部份同學都在努力爭取發言機會,反而我們這些不大願意說話的華人,成為當中的少數。」葉秀雯說,這為她帶來了一定的影響,特別是在工作上,變得更為主動。

學校提供的訓練,對於葉秀雯而言,亦相當實用。有一次,學校安排了一個遙距錄音的機會,為學生預約匈牙利布達珮斯的錄音室,並由當地的弦樂團為他們的作品錄音。在錄音前幾天,葉秀雯將樂譜傳給指揮,然後與指揮以網絡通話。「在錄音當日,我們就在校園錄音室的電視中,觀看着遠在布達珮斯的錄音室的情況。上午錄音,只消下午我們就收到所有錄音檔案。」葉秀雯覺得,這種遙距工作的經驗不但神奇,而且相當寶貴;至於實地入錄音室的機會,在這一年間亦相當之多。「我們有很多小習作,寫完之後隔幾天就要錄音,便找來同學或專業的演奏家演奏,而我自己就要在錄音時當指揮。」這令她的寫作很實際,而且令她深感配樂的奇妙。「配樂中的音樂,其實很世界性,橫跨不同種類,亦沒有語言限制,令我喜愛上這類型的音樂。」

其實,在獲得獎學金前赴西班牙進修前,葉秀雯在工作上試過寫流行曲和創作音樂劇,但她在決定進修時卻選了配樂這一科。「其實,我在報讀這學校的時候,基本上是毫無經驗的,在我的工作履歷中,沒有太多相關的配樂作品。於是我在圖書館找書籍、讀大師的樂譜,然後在網上看一大堆卡通片和廣告片,自己摸索這些作品要怎樣寫。」她說,自己的音樂目錄,需要自己耕耘,而這種磨鍊,其實是什麼時間也能進行,而無需等到報讀學校、有工作機會才做。「網上的資源有很多,平時可以自己磨鍊,愈早做就愈好。」

柏克萊帶給葉秀雯的,就是應付專業的要求。「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要面對面時才能學到。與同學在錄音室合作,我們才懂得在真正的工作環境的反應。這幫助到我們怎樣和專業的樂手合作。」談到將來的發展,葉秀雯現專注於配樂上,「去年我有機會幫盧冠廷先生做了兩齣電影的配樂,負責做編曲和助手,學到很多東西,例如做聯絡,協調各單位和分譜等。另外我也有做一些獨立電影、動畫短片和遊戲配樂。我發現香港的創意產業有很多人才,我亦得以和他們合作。我期待再與他們做一些好作品,揚威海外,讓其他國家的人看到香港的好作品。」現在她期待多作新嘗試。「作曲本來就是很廣闊的,音樂既能在不同媒介出現,當中的氣氛、音樂語言都是共通的。所以我這一刻,其實是什麼都想試。」